凯时报导:

原标题:“辫帅”张勋的真面目:强盗本色,损公肥私

北洋大时代道德篇(四百零一):羁锁于物欲,觉吾生之可哀;夷犹于性真,觉吾生之可乐。

在北洋史上,张勋的人缘其实一般,毕竟在宦海摸滚打爬的角儿,都知道爱惜自己的羽毛,因为“丁巳闹剧”声名狼藉的张勋,自然也只有北洋军中的怪物“辫子军”奉其为“辫帅”。不过,逊清遗老们更容易接纳张勋是“一个明显的传统拥护者”,“忠心耿耿地为清廷服务,仍令所部蓄发留辫,以示作为效忠清廷的标志”,但是只看到张勋这种宦海倾向的面目,对其品格未置一词,其实也未曾认知到这位看似慷慨憨厚、知恩图报的清朝“孤忠遗民”不过是强盗本色。民国二年,“赣宁之役”爆发后,老头子即调张勋及其辫子军和冯国璋部,分两路合攻南京。是役,张勋极其卖力。

他组织了辫子军敢死队,许诺士兵破城之后“准许士兵大抢三日”,辫子兵怀着入城后抢掠发财的心理,疯狂攻城。攻入南京城后,辫子兵们有张勋“三日大抢”、“三日不封刀”的许诺,放手烧杀抢掠,南京生灵涂炭涂炭,许多人家“虽家具什物,亦搬运全尽,体无完衣”,大大小小的商铺“无一幸免,甚至有连劫三四次者”。路边河坎死尸遍地,号泣之声不绝于耳,投秦淮河自尽者有之。张勋入城后,北洋团体的老头子任命他为江苏都督,以其搭伙督理江苏的韩国钧,目睹了南京被张勋这位强盗打劫后的惨状。

他曾记述:“过下关下车,即见被焚之商店。入城则市肆各闭其门,其开肆者寥寥数家。曾见鞋肆列架者,不过三两双。”“余初入省署,见瞻园内死马在地。东偏厅事前,倚树而立者,赫然陈死人也,血迹染树根,至今未泯,而同署员司则已若忘矣。”“宁垣劫掠,委托士绅详细调查,都计损失一千五百余万元。”张勋祸宁自然是其强盗本色的体现,而他麾下的辫子兵军纪太差,在南京城里张牙舞爪,也引起了内外的不满。以至于老头子袁氏不得不以此为由,调其为长江巡阅使,而以冯国璋继任江苏都督。为了让张勋能顺利地离开南京,袁世凯特意派阮忠枢、段芝贵先后来南京,面劝张勋移防徐州。

阮忠枢是袁的幕僚,作为帐下幕内不可或缺的能人,其特长是专门对付桀骜不驯的军阀。段芝贵系北洋武备学堂出身,曾任陆军第三镇统制,曾统制武卫右军,拱卫军等。袁动用这两个人来南京“劝说”张勋离宁赴徐,说明其对张勋的横蛮心知肚明。但是张勋仍要求百万的饷银方可离宁,一度“竟传卫队将围民署”。直至段芝贵这位“干殿下”乃呼其部下呵斥之曰:“汝都督带兵往民署,我必率兵解此围! ”其事始罢。日后,张勋被逐出庙堂赋闲,对于江西同乡的慷慨,自然多是来源于督苏的搜刮,这种在外地“刮地皮”的行径,不过是强盗逻辑的掩耳盗铃。

参考资料:《辫帅张勋祸宁史》、《永忆录》、《菜根谭》返回凯时,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