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时报导:

原标题:这支志愿军部队打到只剩7人,面对围上来的美军,转身跳下悬崖

志愿军二十七军因为在长津湖战役中遭遇严重的冻伤,之后进行了长达3个月的休整,没有参加抗美援朝第三次和第四次战役。

不过随着第五次战役计划提上日程,二十七军在第九兵团编制内南下,准备再次参加战斗。为了缩短接敌时间,以保证第五次战役发起的突然性,在1951年4月18日,二十七军奉命进至平康、金化、大德峰一线,并做最后战前准备。

正当二十七军进行作战准备之时,情况突然发生了变化。彭德怀考虑到第五次战役参战部队中只有三十九军和四十军参加了前四次战役,经验最为丰富,战斗力也较强,遂命四十军军长温玉成承担割裂敌军东线和西线联系的重任,阻止东线美军陆战1师和美军第2步兵师西援的任务。

得到命令后,四十军部队随即转移。这样一来,二十七军必须马上接替四十军大德峰以南,长者德东西一线的防御。二十七军军长彭德清决定以80师接替大德峰以南一线防御,以81师接替长者德一线防御。

80师顺利完成了接防计划,81师242团也顺利占领了大德峰以南和长者德中间的343.3高地一线,但81师243团却出现了意外。

当4月19日晚24时,243团2营占领长者德以北一线后,其3营继续向长者德前进。5月20日凌晨3时,243团尖刀排在排长刘福昌率领下赶到长者德,却发现因四十军部队已转移,当面美军第24步兵师19团已有部队占领长者德附近高地,美国大兵们正在修筑工事。经目测观察,美军至少为1个连。

任务高地已被美军抢先占领,且敌众我寡,怎么办?

81师部队也参加了气候严酷的长津湖战役,并围歼了美军“北极熊团”,即第31团战斗队,知道美军火力的厉害,但也深知美军的弱点。刘福昌观察美军动向后认为:美军很少在夜间修筑工事,现在美军这个连却半夜动工,一方面说明其谨慎,另一方面也说明其胆小。趁一天中最黑暗的时刻发起夜袭,有很大把握战而胜之。

刘福昌这个判断果然没错。美军第24步兵师号称“常胜师”,但在大田一战中惨败后落下了毛病,变得异常胆小,只要稍有风吹草动,立马就会逃跑。抗美援朝第一次、第二次战役美军第24步兵师都是跑得最快的部队。到了第三次战役,不仅是最快,更是逃出了“美名”。本来在第三次战役中美韩军是可以顶一顶、打一打的,但因为美军第24师率先逃跑,导致整个防线崩溃。不仅如此,美军第24师在该次战役中本是顶在最前面的美军师,反过来却成为逃得最远的美军师。这一幕让美国媒体好一顿渲染,美军第24师一下子在美国国内出了名。

果然,当刘福昌率领自己的排向当面美军发起突袭后发现,这股美军和在长津湖战役中遭遇的美军第7师、陆战1师完全不一样。已占据有利地形的美军缺乏战斗意志,一触即溃。2个小时内,刘福昌排连夺三个山头,歼敌50余人,自己没有伤亡。

这个时候的美军还没有发现志愿军即将发起第五次战役。4月20日天一亮,美军第24师19团2营就发起反击。天刚蒙蒙亮,美军飞机就已赶到战场,机炮弹和火箭弹雨点般落在刘福昌排的阵地上。随后美军炮兵和坦克火力三面对志愿军阵地发起轰击。

刚刚完成进攻战斗的志愿军尚未来得及修筑工事,只能凭借美军遗留的未完成简易工事防炮、防空袭,战斗一开始就出现了较大伤亡。和美军步兵交手没有伤亡,现在却有好多战士倒下,这让刘福昌非常恼火。

空地火力准备后,美军19团 2营的步兵开始蚁附而上,分多路三面向刘福昌排围攻。对于美军步兵的进攻,志愿军战士并不害怕。在排长刘福昌的指挥,243团8连1排沉着应战,连续打退美军多次进攻。

然而美军19团2营依仗兵力和火力的巨大优势,不停围攻刘福昌排,猛烈的炮火把志愿军阵地犁了好几遍。但8连1排依然毫不畏惧、顽强拼杀,从早晨战至中午,刘福昌排弹药打完,战士们也一个一个倒下,最后只剩排长刘福昌及6名战士,且人人带伤。

这时美军一个连又冲了上来,战士们把石头、弹药箱都砸了下去,已经无法阻止美军冲上高地。刘福昌率领6名战士且战且退,一直退到高地北的悬崖处,终于无路可退。美军见这些中国兵已失去抵抗能力,端着枪慢慢围拢,意欲生擒。看着美军指向自己黑洞洞的枪口,刘福昌大吼一声:“死也不当俘虏。”转身第一个跳下悬崖,剩余6名战士没有犹豫,一个接一个跳下悬崖。

志愿军243团8连1排以几乎全部牺牲的代价为二十七军部队进入进攻出发阵地,完成攻击部署赢得了宝贵时间。

而且因为没有人员被俘,美军第24师没有发现当面的对手从四十军变成了二十七军,误以为志愿军仍在机动防御之中。

4月22日黄昏,志愿军按计划发起第五次战役,二十七军81师242团3营首先向美军17团2营主力所在的795.4发起攻击,随后243团以4连夺回长者德一线阵地,再以5连连续攻克5个山头,从侧翼加入对795.4高地的围攻。战至4月22日晚11时,242、243团部队携手攻克795.4高地,打掉了美军19团2营指挥所。随即两个团再取龙华洞,美军第24师遂全线崩溃,这支美军“常胜师”遭到大田战役后最大打击。

上文说到“志愿军243团8连1排以几乎全部牺牲的代价”,为何是几乎呢?在243团发起攻击重夺长者德一线阵地时,攻击部队发现了跳崖后身负重伤的刘福昌。宁死不当俘虏的刘福昌幸运地活了下来。

有人说,中国军队的士兵宁死不当俘虏是一种愚昧的文化,美国军队就鼓励士兵在被包围时投降,还一样把他们视为英雄。

这完全是不懂军事的言论。在战斗中被俘,敌方就可以通过被俘人员来掌握情况,得知当面对手的番号、兵力部署、兵器编成等情况,从而推测当面对手的战役企图。

刘福昌等7人宁死不当俘虏,除了个人信念上的原因,更起到了隐蔽志愿军二十七军企图的作用。美军第24师虽然与志愿军二十七军发生了战斗,但是由于没有志愿军被俘人员,失去了获得当面志愿军番号的渠道。这就使得美军第24师没有发现原来与他们交战的四十军已经转移,现在当面的对手已改为二十七军。

如果有人被俘,哪怕美军没有问出兵力、兵器的部署情况,只要知道番号变动,这就是一条重要情报。情报上传后,美军情报部门马上会进行研判,突然消失的四十军在这么长时间内能够机动到什么位置,从而判断出四十军将要执行什么任务;美军亦可判断,新调来的二十七军是长期休整的部队,现在突然出现,将会执行什么任务。

把各个部队从被俘人员中获得的零星情报综合起来,美军高层就基本能判明志愿军整个战役企图的大致轮廓。

这是从大的方面说。

从小的方面说,刘福昌等人舍身跳悬崖,使得美军第24师还是懵懵懂懂,没有发现当面对手已换成生力军二十七军。这样一来美军第24师放松了警惕,使得这支以善于逃跑而著称的“常胜军”在即将开始的第五次战役中第一次没能及时逃跑,遭到惨重损失。

美军是世界上最强的军队,难道他们不懂这个道理吗?

其实美军一样清楚的很,美军条例规定的很清楚:

1、要随时准备为国献出生命。

2、不允许主动投降,特别是指挥官,只要还能抵抗,就不能让部队投降。

3、如果会被俘,要尽全力反抗。

4、被俘后,只能说自己的姓名、军衔和年龄,不得回答其他任何问题,不得提供任何损害其他战友的情况。

战时,为了防止自己的军事情报被泄露,世界各国的军队都有自己的规定。这是战争,世界上最残酷的事,不会为了个别人去损害更多人的生命。

本文未经“这才是战争”允许,自媒体、媒体不得转载,违者必追究法律责任,读者欢迎转发。友情提示:本号已加入版权保护,任何敢于抄袭洗稿盗图者,都将受到“视觉中国”式维权打击,代价高昂,切勿因小失大,勿谓言之不预也。

作者简介:王正兴,新华社瞭望智库特约军事观察员,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曾在步兵分队、司令部、后勤部等单位任职,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其著作《这才是战争》于2014年5月、6月,凤凰卫视“开卷八分钟”栏目分两期推荐。他的公众号名亦为“这才是战争”,欢迎关注返回凯时,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